分類
幻象構築討論

虎父的異想天開

睜開眼睛,已經是早上八點了,簡單梳洗之後,聽到餐桌那傳來一陣喧鬧,走到餐桌旁一看,爸爸正在飯桌旁吃飯,而媽媽在收拾桌面。今天竟然難得的沒有發瘋,也沒有吵架。而是安靜的吃著飯。

媽媽已經病很久了,不能工作,只能在家休息。爸爸的公司經營狀況不佳,常上三兩天停工兩天,隨時都有可能裁員。經濟狀考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家更是因為媽媽經常買藥而變得更加困難,甚至連一些課外學雜費也交不出來,爸爸越來越不常待在家裡,經常在外面喝酒買醉,想逃避家裡壓抑的氛圍。只有在酒精的麻痹下才能讓他暫時遠離現實。

陳征宇走到桌子旁,端起一碗炒飯,倒有滋有味。父子倆就這麼吃著飯,誰也沒有說話。

“媽,我上學去了”陳征宇抹抹嘴,背上書包準備出門。這時候旁邊一直沒做聲的爸爸突然把碗放下。

“小兔崽子,把你養這麼大!連一聲爸都不喊,是瞎了眼不成?”

爸爸睜大雙眼,狠狠的盯著他,像是毒蛇盯著青蛙一樣,那是可怕的目光。

陳征宇很久沒有這樣清楚看到爸爸的樣子了,現在的父親和小時候記憶中的父親完全不同,簡直是兩個人一樣。他還記得在自己小時候,那時父母在一家工廠上班,母親也沒有生病,父親總是把笑容掛在臉上,下班時總是會買一些零嘴,一些玩具。那時候家裡總是充滿歡笑。可是自從媽媽生病之後,家裡的笑聲不見了,爸爸也常常不回家,偶爾回來就一身酒氣,又吵又吐,經常折騰到半夜。像這樣安靜吃飯的場景,已經好幾年都沒有出現過。

“爸”陳征宇冷淡的叫了一聲,一大早的,他不想破壞這平靜的場面。小時候父親的記憶已經模糊了,現在的他是一個酒鬼,賭徒,他還記得不止一次聽到父母吵架,爸爸對媽媽大吼

“你怎麼不早點死,你死了,就不用拖累我了”

陳征宇永遠不能原諒對母親說出這樣話的父親。從那以後,陳征宇不再搭理他,也不喊他。

剛走到樓下,就看到段昊詢在門外,旁邊還停著一輛二手的自行車。九月已經是秋天了,早上的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周圍霧氣迷濛,段昊詢卻只穿著了一件短袖。

“你爸媽又吵架啦?”這種老式建築隔音不好,剛才的聲音段昊詢應該聽到了。

“別說了,煩死了!”“你感冒好了嗎?”陳征宇看著段昊詢,“還有你這自行車哪來的?”

段昊詢回答:“我讓我爸在二手車行買的,以後上學放學不用走路了。”

陳征宇看著旁邊這輛二手自行車,雖然是二手的,但是看起來最起碼有八成新,車子是藍色的,上面的漆閃閃發亮。

“走吧,我騎車帶你上學去!” 段昊詢有些興奮的騎上車,讓陳征宇坐到后座上。后座位上綁著一塊硬紙板,看來段昊詢有準備,怕后座位硌屁股,特意改造了一下。

陳征宇沒客氣,坐到后座之後,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給段昊詢,他裡面穿的是件長袖,就算脫下來也不冷。

“感冒才好就不好好穿衣服了?你在前面騎車風大,把我外套穿上”

“誰知道這天氣怎麼變得這麼快,昨天還那麼熱!誰知道今天就降溫了。”陳征宇沒理的狡辯,段昊詢只好穿上了外套。

一路上陳征宇都在想要不要把昨天的事情告訴段昊詢,但想了一下,這事太奇幻了,出來也不會有人信,還是先到學校看看唯恩那幫人有沒有來再說吧。




轉載請和作者聯繫並註明出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